返回

奸佞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夜(第2/5页)
<
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

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

他自然是能看见这锁上的黑气,掐指施咒,玉似的脸上哪里还有不成调子的风流样,皱着眉问应冀,“那东西到底有什么仇,这样狠心要害你夫人……不对,不对……”他拿着银锁,踱步在屋子各个角落,终于在靠近国公府的一条通往花园的小道方向才变了脸色,“怎会有婴孩啼哭的声音?你家谁没了孩子——你不会有什么私生子吧?”

    “我并无听见你所说的啼哭。”

    “你若是听见,也用不着我来了。也是怨灵,但比起前面那个,这是个早产的婴孩,好重的怨气……是个小郎君,对你,对你夫人,怨念颇深啊。”

    应冀面色难看,死水一般,半晌才道:“可有法子么?”

    “有,当然有!晚上一并解决咯,不过我想这孩子跟着你夫人有段时日了,压着她,自然身子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李玄筠看了眼窗外,报了几样东西的名字,“你准备好这些东西,我出去一趟,时候到了再来寻你。”

    屋内再次变得寂静,独留窗外风雨交织着树叶发出的唰唰声。

    “你瞧你,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一样的,自己不痛快也要教别人不痛快。活着如此——就是去了仍不教人安心。”下颚微微发颤,应冀只觉得胸口很疼很疼,喘口气的力也没用,鼻子眼睛酸涩得很,“我知道你心里恨我,恨应家所有人。其实那会说和离不是气话,若是和离能教你好受些,我早该放手了。可是我不甘心……好不甘心啊……你怎么拿孩子做筹码呢。孙粲……论心狠,我真比不过你。我后来才发觉你是故意的,故意把药倒了,死熬着身子回帝京,硬生生地拖到那样地步来报复我。可你有没有想过,你死了——我若真不在乎你了,你就是死了能怎么样呢。”

    可是偏偏应冀就是在乎,孙粲太了解他了,夫妻一场,她太清楚了。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